快捷搜索:

十一月的时光(二)

“再也没有比这更平静宜人的生活了,真的再也没有了”我一次又一次地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高考那种甚嚣尘上的战斗史随着夏日一场轰轰烈烈的暴雨,就真的离我而去。曾经的友人各奔东西,奔向各自认定的似锦前程,唯有我,却像停止了生长一样。踏在大学的校园里,什么都不去想。不去想迷雾笼罩的未来,不去想每天如何让自己不枉时光,也不去想怎样才能变成万众瞩目的流星,我只是静静的看书,看自己喜欢的书,写一点不加修饰的文字,然后又费精费神地熬夜发到网上。

2013年的这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可是真真害惨了我。从九月开始写了将近七篇5000字的小说,时间一晃,不知不觉墙上的日历就被撕光了一厘米的厚度,离新概念截止还只剩下二十多天,慵慵懒懒的我像被雷劈了一样如梦初醒。每天一有空闲时间就是理所当然的打稿,打字又慢得要死,眼看着时间从水龙头滴出的水里,一滴一滴的滴走,心中便产生一种难以抑制的焦虑。还好我没日没夜的打稿,最后多花了一点钱用快递的方式才打碎了我悲惨的命运。

从那以后,就对打稿有一种莫名奇妙的厌恶。但十一月的时光真的过于美好,很多我以前从未有过的灵感像火山爆发一样,一爆未平,二爆又起。于是只有不停的写稿,不停的打稿。没完没了地便喜欢上这样的生活。最近正值寒秋,岳麓山的红枫一点一点的染红,漫山遍野有了深深浅浅一丝火焰的端睿。可我也只是坐在早上八点寂寥无人的图书馆里,瞟一眼窗外不远处的小山,写字,直到手被冻得僵硬,直到再也不能停下手中的笔。

长沙的夏天是没完没了的热火朝天,喝下一口水,便立即在皮肤上一出汗来。坐在空调屋里,我也呆不下去。谁不想做空调屋啊!军训一结束,所有穿着绿军衣戴着绿帽子的同学全都像非洲草原上的野牛大迁徙,争先恐后的赶往图书馆每一个有一丝清凉的空调屋,一屋子挤满了横七竖八的躺在沙发,椅子,书架旁的人,甚至还有一些干脆就睡在地上,像原始人睡在山顶洞里一样。那阵势,只有蹑手蹑脚才勉强能够穿越重重障碍,到达我所想要的地方。那种旁若无人的做事态度,是我所极力推崇的,可是在这样一群累到极限的同学面前,我就真的算不了什么。想起第一次吃完了午饭往图书馆跑,我就下了一跳,闻着满屋子的汗臭,我呵呵笑两声,便在军训期间再也不敢去图书馆乘凉了。

不过,长沙夏日清晨八九点那会儿,阳光是清新温润的那种温暖,不像正午大太阳的焦躁灼热,

走在杉树林里的小路上嗅着清风袭来的森林气息,柔和的阳光轻缓的照在身上,似有一种品茶的感觉,茶是刚摘下来的一叶新茶,水是从山上要一瓢泉水,两者结合在一起,清醒淡雅的感觉仿佛也能变成一条青绿的丝带,由心划过,唇齿留香。我很是喜欢这样喜人静好的天气,心能够像坐禅一样静下来,什么都不去想,烦恼忧愁全抛与清风,一起带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