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雪消木长的欢情

现在我只想轻声的在心底唱那春的赞歌,春用她魔力的双手一夜之间铲去了冰雪,还大地本来面目

看着日历三月已到中旬,漫漫冰封雪掩的季节,看来是要结束了石河子的冬季实在是漫长又压抑,只好终日藏匿于混凝土堡垒中来抵抗严寒与昏暗的挑战,单一的色调,乏善可陈

北疆的冬季不是一般北方地区可以比拟的,当你还在秋高气爽收获时,这里已经开始满天鹅毛;当四九五九沿河看柳时,正是北疆大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之日,沿河看柳不知要等到十几九了压抑了太久终得释放时可想是何种的狂喜,这几日天气晴好,早早的被温柔似水般的晨光唤醒也不觉得恼了

路上一眼望去融雪汇聚的一滩滩水却是平若一面面镜子,帮春姑娘梳妆,迎接一个令人顺新畅意的新开始阵阵晨风摇晃着那些秃顶已久的枝杈,大有呼唤其清醒再长新发的意味,看着那些笔直又挺拔的树木我似乎感到自己增高了不少,难道我亦被春姑娘所打动垫脚要靠近她的脸庞

现在终于可以常吐一口浊气,吸进这难得春的芬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